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积分797
    • 经验62139
    • 文章619
    • 注册2010-09-08
    《班主任之友》小学版2011年第五期案例评析-《宽容的困惑》火热征稿
    [P][B][FACE=宋体][SIZE=15pt]《班主任之友》小学版2011[/FACE][/SIZE]年第五期案例评析[/B][/P][P][P][ALIGN=center][B][FACE=宋体][SIZE=15pt]宽容的困惑[/FACE][/SIZE][/B][/ALIGN][/P][P][/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自从走上三尺讲台,前辈们嘱咐最多的就是要全身心地去爱孩子,用宽容的心对待孩子犯的错。从教十余年来,我一直牢记教诲,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用爱和宽容对待每一位孩子,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怕自己小小的失误影响孩子的成长。可上学期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困惑,宽容使孩子变本加厉,更让我手足无措。[/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上学期我们班的数学教师严老师,跟学生们打得一片火热,与学生相处得非常融洽,因为有身孕,宿舍离教室也非常远,平时她喜欢叫我们班的席晓娟同学帮她到宿舍拿诸如手机、钱包类的小东西,可最后发现晓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六次在帮老师拿钱包的时候,每次从老师的钱包里拿走一百块钱。当时严老师非常生气,觉得被欺骗很受伤,自己对学生的真诚反而被利用了,认为这种偷窃行为很严重,向我要求必须让晓娟同学在班会课上作书面检讨,并上报学校处理。考虑到晓娟这孩子一直比较文静、听话,而且胆子也比较小,我怕她突然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所以跟严老师商量能不能暂时先不处罚晓娟同学,等我对她进行一段时间的耐心教育之后,看她的表现再来处理。虽然严老师心里万分的不同意,但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之后我找到晓娟,告诉她严老师认为你这种行为是非常严重的偷窃行为,要你作出检讨并且接受处罚,但谭老师相信你,你肯定不是故意的,可能因为想买什么东西自己又不够钱或者有其它什么原因才去拿老师的钱,并且特意宽慰她不要有心理压力,老师暂时不会把这件事情在班上公开,只希望她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能够改正过来,老师到时还会表扬她呢。[/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接下来,我刻意请求严老师继续叫晓娟同学帮她拿钱包,严老师很坚决地拒绝了我,我不得不把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也拉进来劝严老师,为了能够给晓娟同学营造老师还是信任她的氛围,我、严老师以及我们语文老师轮流叫晓娟同学帮我们做些小事情,当然主要是帮我们拿钱包。一段时间下来,情况发展似乎很理想,晓娟同学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行为,为此我心里暗喜,准备向严老师及其他同事炫耀我的教育成果时,晓娟的爸爸来我这告状,说晓娟最近经常拿他钱包里的钱请其他同学吃饭,骂也骂了、训也训了、打也打了,实在没办法才到我这里寻找帮助。对于这种结果,我实在无法接受,当看到对面严老师那异样的眼光与满脸的不屑时,我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让自己钻进去,为了教师自身的面子问题,加上对晓娟爸爸粗暴性格的了解,我不敢把晓娟之前在学校的情况告诉她爸爸,只是要求他今后一定不能再打孩子,并请他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事的。[/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办公室的同事知道这件事后,原本质疑我做法的部分同事似乎一下子说话的底气更足了,都在劝我还是进行处罚,说处罚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教育手段。这件事情让我感觉自己下不了台,更没法自信地面对我办公桌对面的严老师,或者是潜意识里无法自我认错,我找到晓娟同学表达了我对她的失望,狠狠训斥了她一顿并威胁说,如果她再犯一次错的话,我会向全班同学公布此事,且会上报学校进行严肃处理。不知是因为我的愤怒还是孩子自身的担心,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并对我说:“老师,你欺骗我,你不是说相信我的吗?还以为你跟其他老师不一样,其实都是一样!我拿自己家的钱也算偷吗!”[/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这场风波过后,我很迷惘,也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样来处理晓娟这件事。难道我要去质疑爱的教育?质疑对孩子的宽容?改用处罚的方式来处理?我知道自己内心不服输,无法放弃坚守了十几年的东西,不可能也不会去质疑爱与宽容,但确实感到很困惑很无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没有明确的方向,更没有能够立竿见影的方法。后来,我在教育论坛里向大家求助,但大多数只是劝我坚守、放弃或改变,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还是没让我弄清问题出在哪里?因为压根儿不会相信问题是出在爱与宽容本身,加上骨子里的自信与偏执,或许期望奇迹能够出现,我还是没有处罚晓娟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在班上公布,虽然她没有再犯错,我也一直找她谈心,但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的疏远。[/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快到学期结束时,事情才有了转机,论坛里的一位老师找到我,问我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解决问题?是不是还是坚持以前的做法?我很自豪地说,坚持爱与宽容,我相信终能结出正果。那位老师说,问题就出在你自认为是对的,爱与宽容本身没有错,而是你用谬误的方式来坚持真理。我要他告诉我为什么?他沉默之后说,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从心理层面去分析你对学生宽容的深层意识,相信你会从中找到答案的。通过老师的指点,才忽然发现自己有一种过度宽容情结,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的那段经历犹如一条疤痕还深深烙在心里。那是我上初一的时候,班上出现了小偷小摸行为,班主任老师一直没有查出是谁干的,最后用一种非常方式查了个水落石出。班会课上班主任老师着重强调这种行为的性质非常恶劣,并说他多么希望有人能主动承认错误,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承认,今天就用一个好办法把它查个清清楚楚。然后,他给大家每人发了一张纸条,要我们回答纸条上的问题并要求我们保密,同学之间不能打听其他同学的问题,也不能把自己的答案告诉其他同学。打开纸条的问题是:请你列出我们班曾经有过小偷小摸行为同学的名字。当时内心非常地纠结,一边是自己要好的同学,一边是老师的权威,写还是不写呢?经过苦苦挣扎,怀着对老师的信任,我最后一刻才把一个同学的名字写在纸条上并交给了老师。交完之后班主任老师就把纸条收起来,也没再提此事,只叫了班长和几个同学帮他搬书,其他同学在教室自习。十分钟后他们全部回到教室,班主任老师说刚才我们检查了大家的宿舍并宣布已经查清谁是小偷了,当他说出那个名字时,我内心忐忑不安,为什么偏偏是我在纸条上写的那个与我关系非常好的同学,当他在讲台上作检讨的时候,我不敢抬头看他,微微用眼角的余光扫看他时,感觉他是多么的无助与伤悲。因为这件事,他自动退学了,虽然我也痛恨他的那种行为,但我觉得很内疚还是去送他,看着他离开学校时那不舍的眼神,我真想告诉他都是我的错,不应该把他的名字写给老师,并告诉他我会去求求老师,让老师出面劝他不要退学,但更希望他能主动留下来,最终因为自己的懦弱没好意思开口。自那时到中学毕业,我一直对班主任老师很反感,暗暗立誓自己以后也要去当老师,不管学生犯什么错,一定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要尽最大的努力留住自己的学生。[/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大学毕业后站在讲台上时,我还是无法释怀,虽然无意再去指责班主任老师当年的处理方式,但常常会自责,总认为同学退学是由于自己曾经的错误造成。并因这个原因而时刻提醒自己对学生要爱、要宽容,要尽力让他们在健康宽容的环境中不断成长,赎回曾经犯下的错。殊不知正是因为这种情结,我对学生所犯的错误都特别宽容,甚至有点过度,且还沾沾自喜以此为骄傲。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通过晓娟同学这件事情才让我认识到:在自己特别注重的地方自己以另外一种方式犯了同样的错。在自己过度宽容的时候,对她的不仅仅是爱,而是降低了对一个学生的基本要求,混淆了她的道德观念以及是非判断,无法让其在错误的挫折中形成对自身行为的正确认识,所以她才会理直气壮地告诉我,拿她自己家的钱不是偷。诚然,现今对这种行为的批判没有像我上初中时那样“上纲上线”,已经能够从学生是在错误中成长的角度去诠释它,但作为教师,依然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去帮助学生正确认识社会道德观念,并以此来规范学生自身行为。正是因为我没有认识到自身的错误情结,在对学生的爱与宽容中犯了错,以过度方式坚守的爱和宽容,使得学生无所适从,无形中影响了学生的认识与成长。[/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   至此,我才领悟到教育论坛里那位老师一针见血式评价背后的高瞻远瞩,才体味出他不直接告诉我原因而让我自身去感悟错在哪里的用心良苦。自己这次犯的错,让我明白:只有教师拥有一颗完整健康的心,才能打造出孩子美丽善良的心灵世界。[/FACE][/SIZE][/LINE-HEIGHT][/P][P][LINE-HEIGHT=12pt][FACE=宋体][SIZE=3][FACE=Times New Roman][SIZE=10px]                         [SIZE=3] 广东省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玉律小学,联系人:谭宏[/FACE][/SIZE][/FACE][/SIZE][/SIZE][/LINE-HEIGHT][/P]
    班主任之友感谢您的参与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版主
      • 积分797
      • 经验62139
      • 文章619
      • 注册2010-09-08
      [P]   谭老师将自己对有偷窃行为学生的施教困境归因于个人的过度宽容情节,这种勇敢面对和拷问内心的精神值得敬佩,也为我们思考班主任个性与教育风格或方式的关系提供了一种积极的思考。[/P][P]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宽容式教育绝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教育方式,偷窃行为成因很多,比如是非观念不清,这在现今的小学生中不在少数,未必都可以上纲为道德问题,宽容以对这些思想和行为尚未定型的孩子应视为一种基本的态度。关键在于,宽容之下,如何基于学生的个性特点,寻找出一种适度的教育和转化方式。如果宽容只是为了安抚学生的恐惧,就会模糊事情的焦点,很难形成良好的教育结果。[/P][P]   热切盼望各位老师围绕案例,抒发意见,提出观点,可在文章后跟帖,也可发至我个人邮箱:[EMAIL=340198459@qq.com]340198459@qq.com[/EMAIL]。[/P]
      班主任之友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97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licence.
      Page created in 0.0312 seconds with 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