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版第十一期稿件点评之对班主任工作“失重”的思考

楼主
小学版第十一期稿件点评之对班主任工作“失重”的思考
[ALIGN=center]对班主任工作“失重”的思考
                        ——一个拖把引出的故事[/ALIGN]
 [ALIGN=right]
马微婵[/ALIGN]
    那天下午,我去教研室参加了一个会议,当我匆匆回到学校,听到了一个消息——班级扣分了!原来下午第一节课校长进厕所,发现我们班的拖把掉在地上。我们学校是把整个楼层的拖把都挂在男厕所,而校长的办公室就在我们楼层,所以只要他一进厕所就可以看到哪个班级的拖把没有挂好。上星期的教师会议上,他刚点名批评了没有挂好拖把的班级,并要求大家多去看看,不要再让拖把掉下来。这次,我们班显然是撞到了枪口上,他立刻让行政值周的人写来了扣分通知单。我拿到扣分单,表面上“和颜悦色”,但心底的无名火已经蹭地上来了,因为就在那天晨间谈话时间,我强调了“管理好拖把”的具体事宜,真不敢相信下午就扣分了。于是,我立刻去了趟男厕所,果然,拖把就在地上,我本想挂好它们,但沉思了片刻,我决定改变做法……
 
我的处理:
    不一会儿,下课了,我走进了教室,让管理拖把的张同学和裘同学去厕所看看拖把在哪里,他们回来后说拖把在地上。我问他们现在挂好了没有?他们点点头,我表扬了他们挂好拖把的行为。接着,我向大家宣布“扣分”的消息。我们班级的日常行为规范扣分不多,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比较细致到位,学生的行为习惯还是不错的,但是拖把掉在地上也是铁的事实。我给每个学生发下纸条,让学生写一写:“听到这个消息后你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学生沉思后纷纷动笔。值日生张同学写到:“我听到拖把没有挂好的消息,心里很吃惊,因为中午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去挂拖把的,明明挂好的,为什么会掉下来呢?我以后要下课就去看拖把有没有挂好。”而其他同学几乎都写着:“听到消息后,心里特别难过,以后自己要去多看看。”甚至连女同学都说:“以后要去男厕所门口看看拖把有没有掉下。”……
    这些纸条我在放学后才仔细看,当时看了很感动,觉得他们真的长大了,懂事了。同时也为自己的“妙招”而得意,我把扣分的“坏事”变成人人有责任心的“好事”,那分扣得值!在以后的几天,我留意到男同学管理拖把的意识强多了,我偶尔问起男同学上厕所的时候有没有看过拖把,他们总是回答一进厕所就看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慢慢地似乎一切也恢复了正常。
 
友人提醒:
    我把这件事记录下来放在论坛中,得到了不少“肯定”,我也有些沾沾自喜。过了很长时间,突然冒出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一个网名叫“爱的括号”的网友回帖道:“很欣赏你善于在班级管理中捕捉细节的风格,但是还是有一点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如果是我面对学生写出这样的感想,我会反思。思考什么呢?为什么学生只有写出这样的感想,我们才会觉得心满意足。连女生都要到男厕所的门口看上几眼,这种所谓的‘集体荣誉感’会给学生带来怎样的心理压力?真的值得我们做班主任的、搞德育的人思索。”那一刻,我似乎从“云端”跌落下来,开始在地面清醒。作为学校的心理健康老师,我以为自己时刻不忘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于是我解释道:“感谢您的坦言,我拿到‘感想’后感动的是孩子的‘责任感’,我当时感叹地对他们说:‘你们有这样的一份心,老师相信什么事情咱们都会解决。’我始终觉得每个人都要有责任感,我们在学校里应该培养学生的责任感,这不是‘压力’问题,即使产生了压力,也不足以造成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吧。”
    回复后,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于是又请了一位我认为比较有思想的朋友看了这个帖子,他回帖到:“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爱的括号’的言说直捣德育教育的实效性问题:你为什么要求学生写感受?你想得到什么?当学生写了具有‘集体主义’精神的语句时,我们真的应该感到喜悦吗?我们的德育教育是属于自觉性的还是被迫性的?从你们校长的行为和你所想要的结果来看,你们学校的德育教育基本也是属于后者。你们德育的出发点不是从学生道德教育所需出发,而是从学校对班级的考核、从制度出发,这实在是目前德育教育的通病。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如果拖把是别人弄落在地,而你的学生行为习惯比较好,根本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当然你的着急显然是因为扣分因素较多);如果拖把在地是因为班中学生卫生工作没有做好,那么,把这件事当行为教育的个案就行。小学学生的道德教育以道德习惯培养为主,自省能力为辅,你的所作对二年级的学生我以为过了点,确实会给学生带来负面影响。其他几乎每个同学都说:‘听到消息后,心里特别难过,以后自己要去多看看。’甚至有几个女同学也说:‘以后要去男厕所门口看看拖把有没有掉下。’看似集体主义教育做得比较好,看似问题也比较具有开放性: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从你书写的结论来看,言论控制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也属于控制性道德说服的范畴。而且,你的做法有个非常有害的弊端是:强化了学生的分数意识。分数这个东西可能会让学生明白,他们做事是给学校、班主任看的,只要学校、教师满意了,他们也就满意了,不满意就要倒霉。这种看人脸色行事的培养方式不是现代教育所应该提倡的,难听点是‘奴化教育’(当然我只是表述我的看法,我取消不了分数,你也不必认真计较,也不必跟我讨论要不要制度,要不要评价的问题。)我以为,一个优秀的教师,在发挥分数这个东西的有益作用的同时,应竭力避免副作用的产生。而你的表现显然夸大了‘分数’的作用。”
    看到了这些,我有些不服气,我只是想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想让他们群策群力解决一些班级中出现的难题,会有这么多副作用吗?我又在网上请教了大名鼎鼎的王晓春老师。
专家支招:
    王老师给我回复道:我不赞成教师把每件小事都看成培养“集体荣誉感”的契机。这样搞下去,孩子们的思维方式会越来越细碎和被动。这种事,如果我来处理,查清拖把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告诉有关人员避免此种情况就是了,我不会告诉全班同学。
    “爱的括号”老师的帖子有道理。班级管理,要各负其责。除非确实重大事件,不必全员参与。让学生关心班级的每一件小事,盯着班级的分数,这种琐屑的心态,不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也不利于增长他们的智慧。
    拖把掉下来扣班级的分,要有对策,这是一回事;教师把此事向全班宣布,让学生写:“听到这个消息后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这是另一回事。您把两个问题混在一起了。我赞成您解决第一个问题,不赞成您第二种做法。
    您其实知道拖把掉地的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向全班宣布?把成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压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和心上,妥当吗?
    其实,(对不起,我要说点直率的话了)教师这么做,主要不是解决问题的需要,而是自己的心理需要。班级扣了分,心里堵得慌,当众发泄一下,心里好受一些。学生如果能和教师“保持一致”,表示出一种坚决和教师一起与拖把斗争到底的态度,教师就得到很大***慰。然后教师就把这种状态命名为“集体荣誉感”、“责任感”。其实这里面明显有教师的自我中心。
    教师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尽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了,不要做无谓的宣布,更不要有意无意拿这件事来测试学生是否和老师“一条心”(急教师之所急)。
    愚以为这件事还是有办法解决的。我要是班主任,我会给全班男生排一下队,每人负责一个下课十分钟,盯着厕所。注意一定要坚持到下一堂上课之前,厕所所有人都走光了,检查拖把是否挂好,再赶快去上课(注意***全)。这样,校长恐怕就难以看到拖把在地上的情景了。有人碰掉,也可以抓住他。抓住几回,其他人就小心了。以上意见,仅供参考。
 
我的反思:
    看着王老师的话,我觉得他虽然在有些方面误解了我,比如说:“教师这么做,主要不是解决问题的需要,而是自己的心理需要。”但是,我也读到了自己在班主任工作中,放大了教育界流行的“校园无小事”、“细节决定成败”等理念,我的班主任工作的确比较琐碎,我很忙,很累。现在蓦然回首,发现自己关注了好多所谓的细节,它们全是芝麻,我捡呀捡,结果丢了西瓜。
    拖把掉在地上就班主任工作而言是一件小事,我如此重视,显然让孩子的思维方式越来越细碎和被动,而自己也因为“失重”而“超重”。班级工作的小事和大事是相对存在的,没有小事就没有大事,如果“校园无小事”,不仅班主任累,学生也会“因小失大”,把握不住自己校园生活的重点。只有让自己站得更高一些,把握班主任工作的大事和小事,区别对待,才能真正做好班主任工作!
                                                           (作者单位:浙江嵊州城南小学)
1楼
[SIZE=3]  [COLOR=#3c3cc4]拖把掉在地上就班主任工作而言是一件小事,我如此重视,显然让孩子的思维方式越来越细碎和被动,而自己也因为“失重”而“超重”。班级工作的小事和大事是相对存在的,没有小事就没有大事,如果“校园无小事”,不仅班主任累,学生也会“因小失大”,把握不住自己校园生活的重点。只有让自己站得更高一些,把握班主任工作的大事和小事,区别对待,才能真正做好班主任工作![/SIZE][/COLOR]
    [SIZE=6] 这段反思好![/SIZE]
2楼
[B][FACE=Times New Roman][/FACE][/B][B][B][FACE=Times New Roman][/FACE][/B][B](转帖)
[B][FACE=Times New Roman][/FACE][/B][B][SIZE=4]谁之错?[/SIZE][/B][B][SIZE=4] [/SIZE]
[SIZE=4][/SIZE][/B]
[SIZE=4][/SIZE][FACE=Times New Roman][/FACE][SIZE=4]中午一进教室,我就发现讲台上一片狼籍,不知是哪位小朋友的矿泉水瓶放在讲台上,不小心被打翻了,水流得满桌子都是,一位小干部在认真擦着讲台[FACE=Times New Roman]-----[/SIZE]我连忙拿起放在讲台上的本子,一看,水已经顺着缝隙流到了讲台下的电脑键盘上,拿起键盘一倒,竟倒出了不少水,不会出什么毛病吧?我连忙打开电脑,调出[FACE=Times New Roman]WORD[/FACE],还好,所有的字母都能打出来,我松了一口气,关好电脑,问学生:“这水瓶是谁的?是谁不小心把水瓶弄翻了?” [/FACE]
[SIZE=4][/SIZE]
[SIZE=4][/SIZE][SIZE=4]一个小干部站起来说,中午是他管理大家就餐,吃饭时,他喝了矿泉水,后来就忘了带走,他没有把瓶盖盖好,所以瓶子碰翻后,讲台就遭殃了。“那么是谁不小心把瓶子碰翻了呢?”我又问,下面鸦雀无声,“哪位同学看到了事情的经过?”这下不少同学举起手来,一位同学说是[FACE=Times New Roman]A[/SIZE]弄翻的,[FACE=Times New Roman]A[/FACE]站起来说自己没有碰到,是[FACE=Times New Roman]B[/FACE]碰翻的,也有不少同学说看到是[FACE=Times New Roman]B[/FACE]碰翻的,而[FACE=Times New Roman]B[/FACE]说不是自己碰翻的,是[FACE=Times New Roman]C-----[/FACE]就这样,他们谁也不肯承认[FACE=Times New Roman]------[/FACE]从他们断断续续地讲述中,我听明白了,他们几个吃完中饭在讲台旁边玩耍,然后水就弄翻了,他们中认为[FACE=Times New Roman]B[/FACE]碰翻的人数最多。因为当时数学老师来班级批改作业,而我认为电脑也没有什么损伤,就没有继续追究,说了句“以后要小心一些”去了办公室。 [/FACE]
[SIZE=4][/SIZE]
[SIZE=4][/SIZE][FACE=Times New Roman][/FACE][SIZE=4]下午第三节是我的课,我打开电脑,想登陆校园网,才发现只要按一个键,就打出[FACE=Times New Roman]3[/SIZE]、[FACE=Times New Roman]4[/FACE]个字母。我找到学校的电脑老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他说肯定是里面的电板受潮了,这个键盘估计没有用了,先放着让它阴干试试[/FACE][FACE=Times New Roman][SIZE=4]------ [/FACE]
[SIZE=4][/SIZE][/SIZE]
[SIZE=4][/SIZE][FACE=Times New Roman][/FACE][SIZE=4]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班级里的孩子,然后说:“现在大家谁也不愿意承认水是自己打翻的,我也不怪你们,说明我在教育中存在问题,键盘我来赔,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请你们把知道的真相写在小纸条上告诉我,即使是你打翻的,你告诉我后,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我只想每位同学拥有诚实的品质。”就这样,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了孩子们写的纸条,其中大家“嫌疑”最大的[FACE=Times New Roman]B[/SIZE]是这么写的:“妈妈告诉我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我没有碰翻那水瓶,你就是打死我也不承认。”不少孩子说:“老师,让我们一起来赔钱吧!”没有一个孩子承认那水瓶是他不小心弄翻的[/FACE][FACE=Times New Roman][SIZE=4]----- [/FACE]
[SIZE=4][/SIZE][/SIZE]
[SIZE=4][/SIZE][FACE=Times New Roman][/FACE][SIZE=4]我失望了,其实类似的事情常在班级发生,比如地上有一张废纸,我问他们是谁丢的?他们肯定回答:“不知道。”然后问离座位最近的孩子是不是他掉的?他肯定会一脸委屈地叫:“不是我!”因为事情比较小,我也没有很多时间彻底调查这些“无头案”,所以很多时候就干脆自己动手扫扫就过去了[FACE=Times New Roman]------ [/SIZE]但是我没有想到,我这是在一天天“纵容”孩子[/FACE][FACE=Times New Roman][SIZE=4]---- [/FACE]
[SIZE=4][/SIZE][/SIZE]
[SIZE=4][/SIZE][SIZE=4]第二天,我走进教室告诉孩子:“钱,老师已经赔了,新的键盘也买来了。其实从你们的眼神和表情中,从大家写给我的纸条中,我已经知道是谁把水弄翻的,但我不想追究,只想给他改正的机会。”其实,我只想让孩子有一丝愧疚,但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体会----- [/SIZE][/B][/B]
3楼
05年时我的读后感:
 
 
 
[SIZE=4]先说说“谁之过”吧![/SIZE]
[SIZE=4]   1、可能是心理活动的器官----大脑的错。曾经有人作过这样一心理学实验,大概是这样:在一个许多人的场合突然闯进一群强盗,强盗打劫完后,扬长而去。事后警察让大家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结果众人说出来的情况大不相同。这实验告诉我们:心理现象(包括感知、记忆等)虽然是人脑对客观现实的反映,但这反映不等于客观现实本身,也即感知等心理现象与客观现实是有差异的。心理现象只是对客观现实的复写、摄影,失真、歪曲、变形都是正常的。[/SIZE]
[SIZE=4] 2、你读过李镇西老师《走进心灵》一书吗?其中有很多抓住偶发事件小题大作的故事,可以说小题大作是班主任老师很需要的技能,但[U]小题大作必须象李老师那样作到点子上。[/U]为此,遇偶发事件,首先要确定偶发事件是否包含着重要的教育因素。以个人之见,丢纸屑也可能是连行为者自己也不知道的不经意行为。当然同类事件还有许多的话,就要深入调查研究一下,行为背后是否存在着不诚实的因素。[/SIZE]
4楼
 

[SIZE=4]转载[/SIZE]  
 
 
[ALIGN=center][SIZE=3][B]眼泪代表我的心[/B] [/SIZE][/ALIGN][ALIGN=right][SIZE=3]——体会自我教育的魅力 [/SIZE][/ALIGN]
[SIZE=3][B]案例[/B][B] [/B][/SIZE]
[SIZE=3]娜(一女生的简称)哭着跑到办公室告诉我:“老师,我的手被阳(一男生的简称)扣破了皮。”说着就把手伸出来给我看。我一看,虽然没出血,但也一定很痛,就***慰到:“痛吗?”女生摇了摇头说:“现在不太痛了。”“怎么会弄成这样的?”“是被阳揪的。”“那你把他给叫过来。” [/SIZE]
[SIZE=3]一会儿阳来了,我问:“她的手是怎么回事?你把事情的经过先讲一讲。”阳说:“是我不小心把她弄去的。”“真的吗?”他点点头,我看他不敢看我,就猜想这里面可能有隐情,就问娜:“他说的是真的吗?”没想到娜这样说:“老师,我不知道该不该把事情说出来。”“有什么事就说吧,谁对谁错,老师一定公平对待。”我鼓励她。“他说的话都是编的。刚才他叫我跟他一起隐瞒真相,我是假装答应的,想到办公室再告诉您的。”于是,我转过头问阳:“她说的是真的吗?”阳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没有说谎的习惯,所以就问:“你为什么要想出这个办法来骗老师呢?”他怯怯地说:“我是怕您。”这时候,阳平静的脸上开始有些不***了。他这样回答,我倒是开始反思自己了,想想平时也没怎么对学生严厉的,就问:“你怕老师什么呢?”他摇摇头,说不上来。我追问一句:“是怕破坏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形象吗?”他点点头。“那你就不怕自己说谎被老师发现吗?”这时他无语。“[U]那这件事是谁的错?[/U][U]”“[/U][U]都是我的错[/U]。”“那你说这事儿怎么解决?”我经常这样叫学生自己想办法来解决自己所犯的错。没想到他这样说:“我让她也揪一下。”听到这里,我心一震,好像被针刺了一下,沉默了片刻,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揪你,难道老师这心里会好受?娜会乐意?”站在一边的娜也在摇头。我接着讲:“你知道那是哪些人处理事情的方法?难道你这样的好学生就甘[U]愿与他们同流合污?[/U]今天你做的事情本身并不怎么严重,可是你[U]却一错再错[/U],真让老师[U]感觉心痛[/U]呀!”阳这时候看着我,眼睛有些湿润了。当时我的心里也像倒翻了五味瓶似的,就说不下去了,只说:“两人一起回教室吧。阳,你好好想的今天你做的事,在这儿说的话,把你现在的心情写下来。” [/SIZE]
[SIZE=3]一节课后,阳把自己写的草稿拿给我看,草稿本的纸张已经皱起来了,有打湿过的痕迹,我知道这是阳流着泪写下的(因为有学生来告诉我,说阳不知为什么在[U]一个人边哭边写):[/U] [/SIZE]
[SIZE=3]金老师: [/SIZE]
[SIZE=3]今天的事全都是我的错,下课时,娜一直在说着同一句话,我嫌她罗嗦,听得不耐烦了,就叫她不要说了,可是她偏偏不听,我一火就去揪她的手背,没想到一使劲,她的手被我扣破了皮,我没有成心想把她的手弄得这个样子的。但这也是我的错,我不该去揪她的。 [/SIZE]
[SIZE=3]您叫我去办公室,我心里很怕,就在路上跟娜商量,不要说我是故意的。到了您那儿,我就骗了您,这又是我的错。我知道我不该骗您,可已经来不及了。 [/SIZE]
[SIZE=3]您知道我错了,没有批评我,而是让我想自己怎么解决,可是我想不出什么办法,就说让她也揪我一下。我知道这不是个好办法。 [/SIZE]
我一错再错,让您痛心了。金老师相信我,我不是个坏孩子,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已经向娜道了歉,她原谅了我,我非常感谢她。[ALIGN=center][SIZE=3] [/SIZE][/ALIGN]
[SIZE=3][B]追梦读帖:[/B][B][/B][/SIZE][ALIGN=center][SIZE=3]不必如此小题大作[/SIZE][/ALIGN]
[SIZE=3]看了梦洒芬芳的案例,有两点想法供参考: [/SIZE]
[SIZE=3]1、有的小错可淡化处理。 一个小学生因被对方惹烦了去抓对方的手,又因为害怕讲了假话(并不能以此断定不诚实),这些并不是性质严重的错误,自然也不宜于用“一错再错”来上纲上线。因情绪激动,不小心抓破了同学的皮肤,这与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踩了别人脚的事件相差无几,只要说声:“对不起”就可以了,并没有什么可深刻反省的。小孩子哭着写说明书,就一定是痛改前非的表现吗?很难说。第一错是抓破同学的手,第二错是说谎。其实这些都是在老师暗示下,因压力而认同的。就抓破手和说谎这两件事本身而言,一定要分对错,也只是小错,只要引导孩子向对方作真诚道歉就是了,不必如此小题大作。 [/SIZE]
[SIZE=3]2、小题大作,该作到点子上。 [/SIZE]
[SIZE=3]小学生中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动干戈的冲突常有,那就要把教育重点锁定在教会同学之间如何友好相处上。如引导娜学会宽容,让阳懂得抓同学的手是不文明的行为,这样既可以减少日后的冲突,又能培养孩子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那不是一举得多吗?而只是让学生认错,学生得到的东西就会少得多。至于教育策略,自我教育是一种理想的选择。 [/SIZE][SIZE=3]一些优秀班主任的实践证明:小题大作,是班主任应该具备的一种教育技能。但并非时时处处需要小题大做,如果要作,一定要作到点子上。[/SIZE][COLOR=#3352cc][SIZE=3]这材料也是05年的。[/SIZE][/COLOR]
5楼
这真是反思啊。学习了。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039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