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点评之班主任该偏向哪一端

楼主
案例点评之班主任该偏向哪一端
[ALIGN=right]
湖北远安实验中学   陈红[/ALIGN]
    工作12年,我当了10年班主任,按理说也是一个老班主任了,对班级事物的处理应当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的。可我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班主任工作越来越力不从心,越来越无可奈何。
    课堂上,一学生因抄袭作业而做检讨,做完检讨后,有四五个同学鼓了掌,马上这几个鼓掌的学生遭了秧,当场遭到批评,上纲上线说是“为抄袭的行为喝彩”;然后又被请到办公室找我解决。我一看几个学生,都是平时表现不错的,女同学的眼泪都出来了。我一个个地挨着询问“为什么要鼓掌?”孩子们都挺委屈地告诉我:“我听到他的检讨是发自内心的,很深刻、很感动,就不由自主地鼓掌了。事先也没想该不该鼓掌。”是啊,我们成人不也经常有这样不自觉的举动么?我想他们的举动应当是善意的,是科任老师理解错了。我正想着如何解决这事,上课铃响了,于是顺势就让学生进了教室。
    该科任老师看见学生进了教室,很不高兴地问我:“他们这种态度,你这么快就让他们进了教室啊,你就这么处理这件事的?”我愣住了——是啊,我是班主任,科任教师交给我的任务,我得端正态度、认真处理,直到他们满意为止;否则就要落一个“纵容学生、不支持科任老师工作”的名声!于是我连忙说:“还没处理好呢,上课了,我让他们先上课,下课了再来处理。”下课后,我叫来这几个学生,来了个180°的大转弯,暴风骤雨般地数落开了:“你们的表现很无组织无纪律,鼓掌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为他们的抄袭行为喝彩吗,还和我狡辩?这种行为是对老师的极大不尊重,是对良好班风的极大损害。你们要诚恳地向老师道歉,还要为这件事写500字的认识,明天在班上作检讨,看还有谁再为你们鼓掌!”当我像背台词似的一股劲冲他们嚷完了后,该老师紧锁的眉头总算舒展开了;那几个学生呆呆地站在那,默默地承受着老师对他们的批评与惩罚,委屈而又无助;而我既郁闷又生气——为学生的委屈遭遇、为自己放弃原则地支持科任老师的工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学校召开运动会,在3000米比赛中,我班学生获得了第一名,哪知下午就被改成了最后一名,理由是裁判员后来感觉该生好像少跑了一圈,尽管班上学生一致证明并没有少跑。好不容易挣了个第一,却眼睁睁地看着泡了汤,班上许多学生气愤地哭了,于是找裁判理论,可裁判根本不理睬他们。看着那被涂改了的竞赛结果刺目地展示在记录牌上,那帮孩子既气愤又无奈。
    在第二天的男子1500米长跑中,兄弟班级的运动员严重犯规,我班学生去找裁判评理,裁判却说他需要听弯道检查员的证明,而找遍了整个赛场,也没看见弯道检查员的人影。证明人根本不在现场,如何证明?于是裁判听似合理实则荒谬的解释让犯规的行为变成了合理的竞争。
    连续发生的两件事,让学生心中的怒火爆发了。他们写了许多对裁判不满的稿子,上交到广播室,并称之为“公车上书”,还准备进行“半日维新”。听说还有几个学生凑钱准备打个横幅,抗议主裁判的不公正。他们做得很冠冕堂皇,也很荣耀,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就像康有为、梁启超那样,在为正义、公理而斗争。
    事态还有扩大化的趋势,陆续有好心的老师来提醒我,我坐不住了,不能因为这件事让师生之间、班级之间关系闹僵!于是我又一次选择放弃原则,放弃平时要求学生去坚持的所谓客观、公正。在班会上,我虎着脸批评着他们。可我觉得自己的批评多么苍白无力、多么言不由衷。我想:学生看着此时专制、虚伪的班主任,心里一定充满了失望、困惑与沮丧……
    我喜欢当班主任,我愿意向孩子们播撒正义、真诚、民主、尊重等美好的东西。但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天平上的一个砝码,只是在不断地调整着老师、学生两端的平衡,更多的时候是无奈地偏向一端,就这样,班主任工作的方式越来越简单,那种美感也越来越少了。
1楼
[SIZE=3]              [/SIZE][FACE=楷体_GB2312 ][COLOR=#0909f7][SIZE=4]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FACE][/COLOR][/SIZE]
 
[SIZE=3][/SIZE]
[SIZE=3]  看了陈老师的这则案例之后,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首先看第一件事情。从案例中的叙述来看,开始时,班主任陈老师认为学生“鼓掌”的理由很充分,于是决定站在学生这一方,而后来陈老师之所以批评学生是碍于“情面”才这样做的。这样一来,“遭殃”的就是学生了。我认为陈老师是在没有进行仔细调查分析的情况下来处理这件事情的,陈老师处理问题完全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认为陈老师不能因为学生平时的表现不错或她们说的“我听到他的检讨是发自内心的,很深刻、很感动,就不由自主地鼓掌了。事先也没想该不该鼓掌”这番话就完全相信了她们。其实陈老师还可以调查班上的其他学生当时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如果正如她们所说的一样,陈老师就应该毫不犹豫地站在学生这一方。而对于科任教师这样的态度,我想作为班主任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当时科任教师正在气头上,而陈老师在没有仔细调查的情况下,仅仅听信了几位“鼓掌”学生的话就算“完事”,而又没有给科任老师一个交待,所以正在气头上的科教师就难免说出了:“他们这种态度,你这么快就让他们进了教室啊,你就这么处理这件事的?”的话。其实,只要班主任陈老师当时给科任教师一个解释或仔细调查完这件事情之后,再来向科任教师说明事情的前因后果,科任教师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通过调查,学生如果是对的,再向科任教师说明,我想任何一位通情达理的教师都会原谅学生的。当然,如果事实是学生错了,我们也应该在尊重学生的前提下教育学生,绝对没有必要在学生面前不问清红皂胡弄批评他们一通,这样做,一定达不到教育学生的目的。
    再看第二件事情。学校召开运动会,3000米比赛,学生的成绩由第一名变成了最后一名,学生气哭了。班主任陈老师这时哪儿去了?为什么要学生去找裁判理论?这样做只会使问题越弄越糟。而这个时候,陈老师恰恰应该站出来自己去找裁判了解情况,要求其严格按运动会的规则办事。即使通过自己的努力也无法弄清事情的真相,学生的成绩仍被判为最后一名。此时,陈老师还应该通过各种途径让学生认识到“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运动会精神。我相信,只要陈老师仔细去调查了,学生一定会理解陈老师的一番“苦劳”的。同样,男子1500米长跑,兄弟班犯规,裁判说需要听弯道检查员的证明,当弯道检查员找不到的时候,陈老师就一了百了,这样处理问题行吗?我想弯道检查员一定是学校的老师,把他找来问一下不就明白了吗?学生最后为什么会“公车上书”“半日维新”,无非还是认为班主任老师没有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明显,此时陈老师是真正失去“民心”了。
    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陈老师最后失去“民心”的关键还是没有在问题发生的时候进行深入的调查,自然陈老师会被问题的表面现象而牵着“鼻子”走,达不到解决问题的最终目的。其实,我们做班主任的并不是陈老师所说的“自己越来越像天平上的一个砝码,只是在不断地调整着老师、学生两端的平衡,更多的时候是无奈地偏向一端”那样,我觉得我们班主任应该认真地看待教育学生过程中出现的每一个问题,并对问题进行仔细地调查和分析,使问题最终得到圆满解决。到那时,我想我们的班主任就绝对不是调节天平两端的砝码,而会真正成为一个解决问题的教育专家。[/SIZE]
[SIZE=3][/SIZE]
[SIZE=3]  (湖北省黄梅县蔡山二中 付义六 435506)
[/SIZE]
2楼
现在班主任是越来越难当了,但有时真的应该有自己的原则与底线。
3楼
班主任,你的原则哪里去了?
先占位思考。
4楼
[SIZE=3]   案例中第一件事情。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作为一名班主任,应该对自己的学生有深入的了解,同时也应该对自己的同事由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这样遇到问题的话就可以对症下药了。
    首先,即便事实确实如你所说,学生纯属无意之错。但是作为班主任,不能仅仅停留在学生主观上有没有错误这一层面。应该引导学生认识到有时候自己的无意之举会给别人带来错误的理解和认识,会导致别人对自己的误解,还会给其他人留下不好的影响。就像这件事情,可能会让老师误认为你是在起哄,也可能会认为你是在变相与老师作对。既然老师有这种认识,那就很难说其他同学不这样认为。所以很可能造成了不良影响。
    这样做,先让学生不要认为自己很委屈,从感情上与课任老师产生对立,问题接下来就好解决了。
    其次,你的同事可能是当时理解错误,而他又是一位责任心强,事业心重,并且通情达理的老师,你完全可以开诚布公的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向他说明,将自己处理事情的经过几自己的观点和盘托出,取得他的谅解。这件事情可能就过去了,并且如果继续做文章,还可以教育学生在表达自己意愿的同时怎样照顾集体的影响和他人的感受,成为一个帮助学生成长的好机会。
    当然,你的同事也可能是那种虽然工作认真,但是气度狭隘的人,因为你已经做通了学生的工作,那就完全可以让学生去给老师道歉,也可以写一份检讨,总之是让老师消火,不至于对这些学生产生误解,对以后的学习产生影响。相信你的这份苦心学生会理解你,将来也会感激你的。而你给老师“出了气”,他怎么会对你不满呢?
    如果你的同事属于那种工作无所谓,纯粹是混口饭吃,就想在学生面前挣个面子的老师(不能不承认这样老师的存在),其实学生也知道他的水平,那就更好办了,做通了学生的工作,一起给他演个戏,学生不会不理解你,他也没有理由找你的麻烦。
[/SIZE]
5楼
[SIZE=3]    运动会上出现的问题,我认为这个班主任的处理确实有点问题,难怪学生会认为班主任“虚伪、专制”。
    首先,老师没有防患于未然。事实上,当第一次裁判组做出改判的时候。老师应该能想到学生的反应。他应该先去跟裁判长接触,了解事情的详细过程。找到裁判组认定的依据。如果证据确凿,那就不能光听自己“班上学生一致证明”。因为有时候人多不一定就有真理;如果裁判组是道听途说,那作为班主任可以据理力争,因为这件事说到底是裁判组的工作失误,谁都不会愿意将事情闹大的。
    其次,老师没有合理引导。学生写表示不满的稿子,搞“公车上书”,还要“半日维新”,老师此时在忙什么?还要等“有好心的老师来提醒我”,还要“陆续”。难道你没有一直和学生在一起吗?学生做的事情你没有发觉吗?学生的怒气已如一锅开水了,老师才“在班会上”,“虎着脸批评着他们”。这不是疏而是堵。是想将事情闹的更大。
    再次,老师自始至终没有一个对这件事的明确态度。说的不好听,就是“墙头草”,裁判出现问题,没有理智分析,帮助同事解决问题,而是“纵容”学生在搞抗议;学生事情闹大了,怕出问题,又不做解释,帮助学生理智对待事情,而是一味打压学生。
    最后,还有很尖锐的一点,那就是这位老师的责任心问题。运动会期间,作为班主任不用掌控班级全局吗?出现那么大(最学生来说就是天大)的问题,没有再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吗?我想一般做这种决定裁判组是会通知班主任的(如果事情确实,还会因为参赛学生的舞弊行为建议班主任给予处分),如果你比学生早了解事情真相,你不就有主动权了吗?
    至于兄弟班级出现的严重违规事件,鉴于自己班刚出了这件事情,一方面是不是学生的夸大其词?另一方面如果学校不是仅有两个班的话,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只有你们班的学生知道,也绝对不是只和你们班关系密切。所以要是真有其事,完全可以多个班级联合证明此事,裁判组估计不会有意偏袒。
[/SIZE]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156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