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家访小计——从来就没有完全的教育公平

楼主
期末家访小计——从来就没有完全的教育公平
[P][ALIGN=center]期末家访小计——从来就没有完全的教育公平[/ALIGN][/P][P][ALIGN=center]文/铠心[/ALIGN][/P][P]     期末的这轮家访,连同期初的那一轮,总算让我真正完成了开学前写给家长的第一封公开信中的承诺,除去一户真的非常不方便接受到访的家庭,其他四十三个家庭我都逐一走了一遍,我走访评率最高的一户我去了四趟,有五户走访两遍以上,再加上平日里通过约请家长和借助家校活动的联系,也算对班级各个家庭有了大致的了解。总的来说,我们班的孩子外地户籍较多,约占班级五分之二,其中家住萧山区的有四户,最远的两户一户在西湖区,另一户接近新街,距离学校的单程距离就有近二十公里。[/P][P]距离虽远,但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在于家庭之间的物质差异,我们班的孩子中,约有三分之一的孩子住在出租房里,有住阁楼的,也有住地下室的,绝大多数租房人均面积不足十个平方,但同时又有不少的孩子住在豪华的大房子里,过着那种与出租房里的孩子截然不同的生活。幸好,每个家庭都把最好的一份留给了自己的孩子,没有一户家庭流露出对孩子的绝望,那个住在三面透风的阁楼之上的孩子,和那个一家三口挤在不到十平米的地下室的孩子,都拥有自己的书桌,哪怕这两位其实已经是班级乃至年级倒数的存在。父母无私的爱,是教育最好的公平保障。[/P][P]由是我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真的有完全公平的教育存在吗?如果把父母比作每一个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的话,我想,自孩子呱呱坠地开始,教育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倾斜了吧!不对,如果科学家的验证没有太大错误的话,从父母的学历智商以及所谓的胎教影响,其实多数孩子在尚未出生就已经存在着林林总总的差异,也就是所谓的抢跑在了肚子里。或许起初的差异并不明显,但随着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和家庭教育以及生活教育的结合,在孩子进入小学乃至幼儿园前,绝对意义的教育公平已然全线失守。[/P][P]那么,对于我们一线教师而言,又该如何去坦然面对这样已然差异化并且尚在加剧中的教育失衡现象呢?我想,唯有尽心罢了,唯有淡然罢了,教育每一个能够教育的孩子,拯救每一个可以被挽救的问题儿童,只是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千金难买我愿意。因此,在我这一整轮的家访过程中,尤其是是后期跟班级孩子逐渐熟悉之后的家访,我在各个家庭的家访态度也采取了相应的改变,结合孩子在学校和在家或相近或相反的学习及行为习惯,特别是参考家庭对孩子的态度及期望,也适当结合孩子所处的成长环境的影响,我尽可能做到迎合每个不同家庭当下对孩子成长教育的需求,为实现我所能抵达的教育公平做好铺垫。对于家长强势而孩子内向的家庭,我会毫不客气地阻止家长一再打断孩子自己的思考及开口的机会,并且强势建议给孩子一个正常开口说话的机会,以避免即将进入的青春期叛逆的激烈碰撞;对于家庭成员众多父母无暇照顾周全的孩子,我会带动孩子一起做好假期规划及建议,争取能让孩子扮演好学生角色的同时也作一个给力的家庭成员;对于生活环境优越舍不得孩子吃苦的家庭,我则摆事实讲道理地方式例举身边的勤奋成才的例子,从孩子和家长最想要的结果进行反推,以终为始……[/P][P]是的,诚如我在副标题中所言,从来就没有什么完全意义的教育公平,但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作为一名普通老师,我们不能因为环境不给力就不去努力,每一条身处低洼的小鱼都在乎,每一株暗自飘香的野花都渴望。如果我们能够让每个家庭承认当下成长环境的不公平,坦然面对并积极努力,用各自适合自己的方式去迎接最适合自己的教育公平,我想,这也就是我们教师家访的无量功德。[/P][P]最后,鉴于当下工作环境强调留痕,而我这么多次家访又不太愿意在孩子家里进行拍照留影,毕竟有的家庭不愿意接受家访就是担心给老师留下不好印象,几位租房子的家长都跟我强调,对孩子有所亏欠,也对我的到来表示忐忑,那位家住阁楼的孩子就曾建议妈妈借用邻居家作为家访地点。当然也有的孩子希望多给我展示一些他的优越环境,在我离开之后还给我补上了他的玩具军团和学习天地的照片。一轮家访之后,我默默打开自己的手机微信,截几张聊天记录以作证明,聊表谢意,希冀美好。[/P]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078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