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也想要那种力量吗?

楼主
老师,你也想要那种力量吗?
[P]
[/P][P][SIZE=14pt]现在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做网红赚钱容易,随便拍个视频,做个直播,只要火了就能赚大把的钱。他们不知道,那些能出现在我们视野里的网红,绝大多数都是专业出身。单单凭运气,就妄想在网络上吸引眼球一夜爆红,简直是痴人说梦。[/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其他人咱不说,就说坐拥[/FACE]2000[FACE=宋体]多万粉丝,公司估值[/FACE][FACE=Calibri]1.2[/FACE][FACE=宋体]亿左右,如今还担任百度[/FACE][FACE=Calibri]App[/FACE][FACE=宋体]首席内容官的[/FACE][FACE=Calibri]papi[/FACE][FACE=宋体]酱吧。记得她刚火起来的时候,很多人感慨,这么个相貌不佳、身材不好,不会唱歌、不会跳舞的普通女孩,也能靠着业余变声搞怪火起来,做网红真是容易。但翻开[/FACE][FACE=Calibri]papi[/FACE][FACE=宋体]酱的履历,你会发现,她不但不业余,而且还是一个实打实的专业的资深娱乐圈从业者: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她,早在[/FACE][FACE=Calibri]2006[/FACE][FACE=宋体]年大一时就开始兼职担任网络主持人;同年,还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某毕业作品出任副导演和女主角。大二的时候,她又在上海电视台体育频道《健康时尚》栏目负责前期编导及配音。后来,由于成绩优异,刚毕业的[/FACE][FACE=Calibri]papi[/FACE][FACE=宋体]酱就受邀担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话剧《马路天使》的导演助理。直到[/FACE][FACE=Calibri]2015[/FACE][FACE=宋体]年,[/FACE][FACE=Calibri]papi[/FACE][FACE=宋体]酱凭借敏锐的专业眼光,抓住短视频风口,在多个平台进行内容创业,历经多次试验,努力了整整一年,才终于获得了网友们的认可。事实上,在此前近[/FACE][FACE=Calibri]10[/FACE][FACE=宋体]年的时间里,[/FACE][FACE=Calibri]papi[/FACE][FACE=宋体]酱一直从事着娱乐行业的工作。与其说她是业余的一夜爆红,不如说是厚积薄发的专业结果。[/FACE][/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同样很红的韩寒回忆十几年前,作为[/FACE]“金山区齐达内”的他,与其他一群自认很牛的高中生组成了上海高中名校联队,去参加一场慈善球赛。对阵的是上海一支职业球队的儿童预备队,都是小学五年级左右的学生。结果上半场韩寒他们就被灌进了将近[FACE=Calibri]20[/FACE][FACE=宋体]个球,韩寒只触球了一次。下半场,韩寒他们为了力保丢球[/FACE][FACE=Calibri]30[/FACE][FACE=宋体]个以内准备耍无赖地站自己球门前堵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方教练担心他们这种低水平对手会影响小队员们的心智健康,果断终止了比赛。[/FACE][/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而经历了那场被小学生团灭的球赛以后,韩寒觉得可能他更适合一个人的运动吧,比如打台球。[/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于是乎,若干年后,人送外号[/FACE]“松江奥沙利文”的韩寒去和“九球天后”潘晓婷打球了。当然,韩寒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潘晓婷是世界冠军,一杆到底是经常性的事儿,让她开球他基本就没有再触球的机会了,所以他们约定,输了的开球。结果,那个夜晚,韩寒基本上就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开球。[/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这是韩寒在《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一文中所讲的两个故事,表明了他对业余者和专业者的看法,而那种力量就是专业的力量。[/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不是画家,你可以很轻松地就学会梵高[/FACE]——崩自己一枪,但你永远学不会他的《向日葵》;不是作家,你可以很轻松地像托尔斯泰一样得个性病,但你永远学不会他的《战争与和平》。我认同韩寒的观点:即使在某些手艺活方面,有个别高手在民间,但我相信那也是经过了大量的学习与准专业训练,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就的。专业者的执行力与持续力是业余人士永远比不上的。拿练习钢琴来说,贝多芬每天练习钢琴[FACE=Calibri]6[/FACE][FACE=宋体]个小时以上,即使在寒冬也不例外;克罗地亚钢琴家马克西姆在[/FACE][FACE=Calibri]1990[/FACE][FACE=宋体]年战争爆发期间虽被困在地窖八天,但仍每天练琴七小时,并在战火中举行音乐会;郎朗每天早晨六点钟开始练琴,而且非常准时一分一秒都不差,以致邻居们每天上班不用看表,听郎朗的琴声一响他们就起来了——而郎朗一练就至少[/FACE][FACE=Calibri]3[/FACE][FACE=宋体]个小时。专业者的练习可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那般业余,他们在日积月累中不断敦促着自我,也在高效率的练习中拒绝了许多可以“玩”的诱惑。而业余爱好者呢,何必如此拼命?弹钢琴什么的不过一爱好而已,练习与否全凭心情。[/FACE][/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古人把人的职业进阶分成了七层:奴、徒、工、匠、家、师、圣。咱们教师最差的时候即使作为教书匠,那也至少是拥有[/FACE]“工匠精神”的“精通一门技艺或手艺的人”,更何况现在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教师呢!甚而至于是陶行知那样的教育家,乃至于是咱教师的祖师爷孔子那样的圣人呢!——现在,很多非专业教育人士张口闭口就是老师怎么怎么不过尔尔,如果让他们来教早就如何如何成绩斐然了,老师们,咱可别让自己专业吃饭的本事,被别人的业余爱好给吊打了啊![/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那就言归正传,说回教育。[/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陶行知四块糖的育人故事想必早已深入人心。在这个感人的故事中,陶行知没有说一句批评学生的话,却达到了教育的目的,这就是那种力量,一种专业的教育力量:对于学生的错误,别说老师,就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批评责骂,这跟教育无关,或者顶多就是业余水平。一个专业的教育者,应该像陶行知那样,在了解事情的真相基础上,根据那个学生的具体情况,采用相对应的方法,或晓之以理,或动之以情,或心理疏导,帮助学生自主地去发现自己的问题,解决问题,健康成长。[/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无独有偶,被誉为[/FACE]“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的李镇西老师,其所在学校的一位青年班主任因年轻气盛在晨会课思想教育时与班级学生产生了言语冲突,被气得哭出了教室。办公室其他老师进班或劝说,或批评,甚而至于呵斥,但该班学生就是不买账。身为校长的李镇西,闻讯赶来调解——预先调查清楚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这个班的班风班貌以及该老师与学生平时的关系等等,然后从容走进教室,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番话语下来,学生心服口服,派班长去请回了该青年班主任,且诚恳向他认错。[/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那么,同样是教育学生,为什么青年班主任会被气哭,其余老师八仙过海也无效,而李镇西一来就顺利搞定了呢?[/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这就令人联想到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中讲过的那个故事:一位有[/FACE]30[FACE=宋体]年教龄的历史教师上了一节公开课,区培训班的学员、区教育局视导员都来听课。课上得非常出色。听课的教师们和视导员本来打算在课堂进行中间写点记录,以便课后提些意见的,可是他们听得入了迷,竟连做记录也忘记了。他们坐在那里,屏息静气地听,完全被讲课吸引住了,就跟自己也变成了学生一样。 课后,有人请教这位历史老师花了多少时间来备这节课[/FACE][FACE=Calibri]?[/FACE][FACE=宋体]那位历史教师如是说道:“对这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而且,总的来说,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的。不过,对这个课题的直接准备,或者说现场准备,只用了大约[/FACE][FACE=Calibri]15[/FACE][FACE=宋体]分钟。”我不知道这位历史老师是谁,因为苏霍姆林斯基没有在书中提到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该老师在当时的苏联属于什么级别的名师,因为没有多少资料来作为参照。不过,放眼如今的教育界,有多少人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和境界呢?——六十多年前一堂“区级”的视导性质的公开课,现场只准备了“大约[/FACE][FACE=Calibri]15[/FACE][FACE=宋体]分钟”,却让听课的人“连做记录也忘了”,“就跟自己也变成了学生一样”……课上到这份儿上,除了让人神往以外,还能说些什么呢?事实上,很多名师的成长经验也说明,像苏联的那位历史老师一样,用一辈子去备课,平时多读书以增强知识储备,多听课以开阔视野,多反思以取长补短,多研究以拓展纵深……通过在这些“隐性”的地方长期坚持努力,自身的教艺才会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教学也才会越来越游刃有余,驾轻就熟,否则,就只能被动地跟在别人后面或者被潮流驱赶着疲于应付了。[/FACE][/SIZE][SIZE=14pt][/SIZE][/P][P][SIZE=14pt][FACE=宋体]最后,我说一个梦想:如果某天,外星人入侵,每个国家必须选出最强的两个教师去抵御外星人(假设外星人接受了好的教育就会爱好和平,与咱们和睦相处),大家记得一定要选我。另外一个呢?我希望就是你[/FACE]——如果你也是教师,也想拥有这种专业的教育力量![/SIZE][SIZE=14pt][/SIZE][/P][P][FACE=Times New Roman][SIZE=14]                                          ——无锡堰小何足道斋生[/SIZE][/FACE][/P][P][LINE-HEIGHT=24.00][COLOR=rgb(25, 25, 25)][SIZE=12pt] [/COLOR][/SIZE][/LINE-HEIGHT][/P]
1楼
非常有道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039 seconds width 4 queries.